还能为村民走动办事帮些忙

还能为村民走动办事帮些忙

2020-08-09 13:05

7月10日下午6时许,收到地质灾害的2级预警后,谢洋警觉了起来。这天上午,他在临时医务点巡逻时,发现了一位前来看病的老大爷,“他87岁了,行动不便的他不知能否在晚8点前顺利转移。”

7月10日晚上9点,在通往鸡冠山乡琉璃坝村的道路关卡处,一顶帐篷中闪烁着微弱的灯光,在四面漆黑的山路中显得格外惹眼。帐篷内,鸡冠山乡综合巡查大队队长李奇与同事驻守其间,在距离帐篷的不远处,就是山体塌方的地段。

“我们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传递出去,也等待着解决方案。”7月8日清晨,被截断的道路两旁开始忙碌了起来,在当地政府和救援等多方力量共同努力下,中午时分就搭建好了三条长400米的索道。

肖劲此行进村,是去和驻守多日的“战友”换班。塌方后的第一时间,鸡冠山卫生院的院长和一名护士就徒步赶到村里。“我进去就是让他们能够休息一下,保证能够高质量地做好这段特殊时期的工作。”

上午,肖劲就在临时医疗点内接待前来问诊的村民,下午,他就到各家各户转转,看望一些行动不便的老人。

谢洋告诉记者,崇州市公安局每批次将派出四名以上民警抵达琉璃坝村,每次驻守5天左右,直到雨季结束、道路恢复通畅。

谢洋及同事还在“孤岛”中建起一个临时警务点,除维护秩序外,还能为村民走动办事帮些忙。

几乎三个多小时的“翻山越岭”,在肖劲心中也不是多大的挑战。“好在大家都是在这片山里面跑惯的人,这点山路也算不了什么。”肖劲打趣道,趁此机会自己还可以锻炼一下,活动筋骨。“大不了就是腿酸痛一两天。”

身穿亮黄色的外衣,手拿长棍型电筒,李奇打着雨伞,从塌方处走回了关卡处,瞧着有车驶来,他立刻警觉了起来,“前方有山体塌方,禁止前行了!”

“我们的任务,就是要保障这些物资的安全。”谢洋告诉记者,目前这些生活必需品由他们一路护送安放至村委会,村民可前来取用。

7月10日下午,四川发布全省地质灾害气象风险预警,其中都江堰市、彭州市、崇州市等地为地灾橙色预警,记者了解到,这是进入汛期以来,崇州第二次收到地灾橙色预警(2级,注意级)。

“按照规定,乡上工作人员必须对地灾灾害易发地段进行加密巡查和排查工作。”李奇说,他们需要观察点位是否会出现新的塌方灾害,“尤其针对今晚出现的暴雨天气,发生地质灾害的可能性很高。”除了实时监测山体状况外,也是为了防止人员或车辆误入而发生意外。

“巡视了一圈,没有异常情况。”李奇对值班同事说。他还需要时刻提高警觉,密切关注所在地的地质隐患。

山体坍塌后,为了谨防不知情的游人贸然进山,李奇与同事24小时驻守关卡,这个摆放着床单被套、烧水壶、插线板等生活用品的简易帐篷成了他们的临时办公室。

“这是全村人的生命线。”琉璃坝村村支书王世全告诉记者,索道一天分两个时段运行,上午为村民运来蔬菜、粮油和生活必须品,下午则将村民种植的平菇运出村去,“眼瞧道路被掩埋,他们原本以为这次亏定了,幸好啊!”

7月10日晚,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抵达琉璃坝村看到,被阻断的道路两旁已经搭建起三条长400米的索道,为这个村子运去蔬菜、药物和生活必需品。村子里,民警、医务等救援力量陆续抵达,维护着村民的情绪和健康;村子外,从鸡冠山入口处陆续设立的关卡,24小时有人驻守。

4天前,一场猝不及防山体崩塌,阻隔了崇州市鸡冠乡镇琉璃坝村通往外界的唯一道路,这座往昔宁静悠然的村庄一时之间成了“孤岛”,里面的人出不来,外面的人进不去。

多方打听后,谢洋找到了大爷的家,但却吃了个闭门羹。“老大爷家门口就种着好多重楼,价值高,他担心自己一走药材就被偷。”轮番劝说也不见成效,谢洋有些哭笑不得,“我给他好好解释,我们来的目的就是保护他们的人身和财产安全。”大爷这才跟着谢洋转移到了位于村委会的临时安置点。忙活一个多小时后,全村214人全部都在晚7点半左右转移完毕。

李奇告诉记者,目前通往鸡冠山山区的关卡共设有4个,10余位工作人员以轮岗的方式24小时监测当地的情况。在鸡冠山乡境内共设有2个关卡,其中一个关卡有2人,李奇所在的关卡共有4人。

崇州市公安局副政委谢洋告诉记者,7月7日一大早,崇州市公安局便派出救援力量往现场赶,因唯一的道路被封堵,他们只得从鞍子河社区绕行,徒步5小时山路后终于抵达琉璃坝村。

“三条索道理论上可以承重500斤,但我们不太敢冒险。”索道不能运人,道路恢复通畅又需要些时日,但村民如有急事外出办理,也可向村里的临时警务点求助。“山路泥泞,村民自行出山可能会有风险。”谢洋说,为了安全起见,民警可背着村民沿途护送从小路出山。

“这个村以种植药材为主,隔断两天了,村里很缺蔬菜。”琉璃坝村海拔较高,气候条件的优势让这里成为重楼等药材的绝佳种植地,因此也不盛产蔬菜和粮油。往日村民每日所需的蔬菜和粮油是从外界运入,这场突如其来的塌方,也隔断了琉璃坝村的“生命线”,困在村里的214人面临着严峻考验。

因为通往琉璃坝村的道路因山体塌方被堵,肖劲只得和同行几人徒步“曲线进村”。沿着鞍子河社区后的山路往上走,翻过山头便可到达目的地。被大雨浸湿的山路容易打滑,肖劲一行只得扶着沿路树干前行。